格拉宁《奇特的一生》读书笔记

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维奇·柳比歇夫

(1890年4月5日——1972年8月31日),前苏联的昆虫学家、哲学家、数学家。毕业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一生发布了70余部学术著作,从分散分析、生物分类学到昆虫学等。业余时间研究地蚤的分类,还写过不少科学回忆录。各种各样的论文和专著,他一共写了五百多印张。五百印张,等于一万二千五百张打字稿。即使以专业作家而论,这也是个庞大的数字。他不顾政治迫害,做了大量工作来反对和批评当时属于苏联生物遗传学主流的李森科主义。还应用数学方法来研究生物分类学。他在26岁时独创了一种“时间统计法”,通过记录每个事件的花销时间,通过统计和分析,进行月小结和年终总结,以此来来改进工作方法、计划未来事务,从而提高对时间的利用效率。期间他不断完善这一统计方法,并一直沿用了56年直到逝世。(1916年至1972年)

时间都去哪儿了

过去的2013年,真正工作所需要的时间并不多,每天都有闲余的时间去做自己的事,然而年底做回顾时,却发现获得的东西很少很少,时间都去哪了?在哪里被浪费了?哪些时间可以被节省下来?这些问题都找不到答案。时间走到了2014,工作量陡然而增,于是追悔莫及。去年读书32本,平均10天一本,很明显效率低下。在阅读《奇特的一生》时就萌生统计阅读时间的念头,计算出每阅读一本书大概需要的时间,从而得出2015年的阅读计划。这样做的好处在于能让自己从容不迫的去读书,不会为了完成任务而读书,厚此薄彼,不然即使完成了任务,却占用了其他项目的时间。统计时间的工具现成的,org-mode就能完成,当下需要学习熟练使用org-mode做GTD。

时间统计法

  1. “工作中的任何间歇,我都要创除。我计算的是纯时间,”柳比歇夫写道,“纯时间要比毛时间少得多。所谓毛时间,就是你花在这项工作上的时间。
  2. 计划的复杂性在于如何安排一天的时间。他决定,用去的时间应该同他从事的工作相称。也就是说,比方写一篇有独特见解的论文吧,占用的时间既不能太少,也不能太多。
  3. 计划就是挑选时间、规定节律,使一切都各得其所。头脑清醒的时候应当钻研数学,累了便看书。
  4. 应当学会不受周围环境的干扰,用在工作上的三个小时应当是真正做工作的三个小时,不想不相干的事,不听同事的谈话,不听铃声和笑声,也不听收音机……
  5. 这个方法之所以能够存在,是依靠经常的计算和检查。没有计算的计划是盲目的计划,就象某些研究所那样,光会做计划,却不去操心这计划能不能完成。
  6. 应当学会计算一切时间。
  7. 所有的时间一视同仁,一样的宝贵。对于人,不应当有什么坏的、无用的、多余的时间。也没有休息的时间。所谓休息,是两种工作的交替,就象是正确的困问轮作制。
  8. 有时候,完不成计划是由于工作精力暂时衰退。完不成计划也有外界的原因。但不管怎么样,我知道,我的工作有必要做计划。

观点

一个医生,如果他仅仅是一个好医生,那他就不可能是一个好医生。对科学家当然也可以这么说。一个科学家如果他仅仅是一个科学家,那他也就不可能是一个大科学家。当想象力和灵感消失时,创造性的源泉也就枯竭了。创造性的源泉也要求兼及旁骛。否则科学家就只剩下追求事实了。

1.我不承担必须完成的任务;
2.我不接受紧急的任务;
3.一累马上停止工作去休息;
4,睡得很多,十小时左右;
5.把累人的工作同愉快的工作结合在一起。

相关网址


本页最后更新时间:2014-02-18 Tue 12:36.
小过的布拉格 - Copyright©2013-2017 - @xiaoguo - Powered by Emacs 26.1 (Org mode 9.1.1)
行路难,行路难, 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