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笋与巴甫洛夫

火车上看《重口味心理学》的时候读到了华生的实验,实验证明了可以从经典条件反射的角度来解释恐惧症。这也验证了小时候在我身上发生过的一件现在想来挺有趣的事。

那是在小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发烧,记忆中晚上爸妈带我回家走过那条如今商铺林立而当时黑灯瞎火的小坡,小坡很短但走起来感觉非常的痛苦,脑子晕晕乎乎,双脚像踩着棉花,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好在我打小身体素质还不错,发烧的时间并不长。但次数多了后我以外的发现,但凡那天的饭菜里有笋子,晚上的十之八九会被突如其来的发烧击倒。自我意识到笋子给我带来的伤害开始,之后近20年我都对笋子敬而远之,甚至闻到笋子的味道头便开始隐隐作痛。渐渐的家人朋友都知道我不吃笋子,一起用餐的时候尽量避免笋子的出现。同时也经常嘲笑我不能享受笋子的美味人生没了乐趣。

大概在十年后的某一天,妈妈烧了一盆笋丝炒肉,我以为是篙瓜吃了小半盘子,一切正常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可是当晚上妈妈告诉我真相之后,我的头立刻开始发热,说不出的难受瞬间浸入我的身体,随后就发起了高烧。这件事让我意识到了,笋子给我的伤害远没有心理暗示的大。

终于有一天我鼓足了勇气,和朋友去饭店的时候我点了一盆笋丝炒肉,逼着自己吃掉了它。发烧的症状随之而来,我不停的告诉自己,所谓的发烧都是幻觉不是真的。后来的一段日子,我又点了几次笋丝炒肉,状况一次比一次好。到最后我可以做到像吃其它菜一样,坦然吃之。

故事还没有说完。我内心还有一个疑问:小时候为什么吃笋子会发烧呢,那并不是偶热事件,而是真真切切的吃完就发烧。有一天我在手机上看新闻的时候突然看到一篇科普文章,内容记不太清楚了,简单的说就是 有部分人会对春笋过敏 。这下所有的谜团都解开了,给我造成心理阴影的一定是春笋,因为简单粗暴的认为所有笋子都是罪魁祸首之后,也就没能意识到食用其它的笋子并不会让我生病。

确实像朋友嘲笑我的那样,我有近20年没有享受到笋子的美味,现在的我非但不排斥吃笋子,还很喜欢它的香味。


本页最后更新时间:2017-06-10 Sat 15:08.
小过的布拉格 - Copyright©2013-2017 - @xiaoguo - Powered by Emacs 26.1 (Org mode 9.1.1)
行路难,行路难, 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